2014年11月15日深夜 盧某被押解回國
公安機關接到報案稱被翡翠國際投資公司詐騙了資金
犯罪嫌疑人盧某審訊中交代 公司註冊在英屬的島嶼上
  “獵狐2014”威武:57個國家佈下天羅地網 抓獲329名境外逃犯!
  來源:央視財經
  【目前隨著我國公安機關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的“獵狐2014”專項行動的深入開展,已經從美國、加拿大、西班牙、阿根廷、韓國、泰國、香港、臺灣、南非、尼日利亞等57個國家和地區抓獲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329名。除了抓捕之外,勸返在逃境外犯罪嫌疑人主動投案自首,同樣也是專項行動的主要部分。】
  今天我們關註一起網絡傳銷的案件。之所以關註它,不僅是因為這起案件涉案金額巨大,而且案件的主犯非常特別。從2008年起,主犯盧某長期在境外策劃和組織非法網絡傳銷活動,並持兩國護照,在多個國家流竄作案。今年7月,盧某被列入追捕的名單。公安部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紅色通緝令”,11月15日盧某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落網。
  非法網絡傳銷頭目巴布亞新幾內亞落網
  2014年11月15日深夜,廣州白雲機場的入境口,數名湖北省孝感市經偵大隊的民警們嚴陣以待,等待一神秘嫌疑犯的出現。凌晨4點,在三名國際警察和公安部幹警的押解下,一名戴手銬的中年微胖、戴眼鏡的男子低頭走出機場,這位男子戴金絲眼鏡,形象斯文,神態淡定。隨後他又被押解到武漢,並連夜送到孝感市第一看守所。他的抓捕歸案讓孝感市公安局經偵大隊的民警們著實鬆了一口氣,因為他不是別人,正是經偵大隊追捕數次、變換各種身份在境外逃竄數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盧某。
  巴布亞新幾內亞助理總警司唐納德:我們接到美國的國際刑警組織的報告,不久在巴新的口岸發現了傑克盧,他準備在巴新辦理去美國的簽證。我們把這個情況通告了中國大使館,證實了他正是中國被通緝的嫌疑犯。於是我們扣留了他,並把他送回國。
  在押解盧某時,巴布亞新幾內亞警方與我國警方充分合作。
  湖北省孝感市經偵大隊大隊長範巍巍:抓捕回來應該是非常激動的,感到非常意外,也非常激動。這起案件,應該是國際警務間合作的一個成功典範,非常成功的一個案例。當地警方對我們的要求,對我們的抓捕嫌疑人很重視。
  那麼,盧某究竟是怎樣一個人,他為什麼要跑到一個南太平洋國家躲藏起來呢?2013年1月份,公安機關在各地接到一些群眾的舉報,稱被網上的一家名為翡翠國際投資公司詐騙了數額不等的資金,經過初查,公安部門發現這是一起典型的資本運作型的網絡傳銷犯罪案件。
  範巍巍:這個傳銷案件幕後的主犯隱藏的非常深。
  那麼,這到底是一起怎樣的傳銷案麽?3月22日孝感市公安局組織聯合專班,開展立案偵查。經過三個多月順藤摸瓜的偵查,辦案民警發現這起網絡傳銷案並不尋常。僅涉案金額就高達數億!
  範巍巍:通過我們慢慢的偵查,一個是追查它的人員網絡。一個是追查它的資金流向,通過這兩個方式,慢慢的查到幕後的主犯,是盧某。
  那麼,這個被警方列為主犯的嫌疑人盧某是誰呢?他又在哪裡呢?經過警方細緻調查,盧某的犯罪脈絡清晰可見。盧某,2008年曾因傳銷在黑龍江被警方打擊處理。但是盧某並沒有悔過自新,相反繼續從事傳銷經營活動。隨後,警方還發現,盧某此時早已不知去向。
  確實證實了那個主要犯罪嫌疑人盧某他在境外,沒有抓捕條件。
  在警方看來,這個網絡傳銷案和以往的傳銷案有很大的不同,不僅是犯罪嫌疑人有,而且還有前科。而最大的問題是,盧某逃往國外之後,將過去的傳銷方式升級,通過電子郵件遙控指揮國內的一些骨幹成員進行非法活動,併在境外註冊了一家公司,進行更具欺騙性的網絡非法傳銷活動,在四年當中他不敢再回國,這給案件的偵查抓捕工作增添了相當大的難度。
  警官:你先把你的JALD公司,就是翡翠國際的註冊情況,什麼時間在哪裡註冊的,跟我們講一下。
  盧某:2004年註冊,在維京群島。
  警官:維京群島是哪裡的?
  盧某:它屬於英屬的維京群島,就是我們一般上市公司註冊的話,都採用維京群島或者一些英屬的群島、美屬的群島來去註冊的。
  據盧某交代,根據互聯網的技術,他變換了傳銷的方式,人在一個地方,而服務器卻在另一個國家。這種人機分離最重要的秘密就是,逃避追逃。
  警官:那服務器在哪裡?就是在運行這個公司的時候。
  盧某:在美國。
  警官:服務器在美國。
  那麼,當人機分離後,盧某是怎樣在網上開展傳銷的呢?
  盧某:這一部分,這部分的業務主要是包括風控這一塊,就是他們在中國境內自由發展的,因為這個項目我沒有參與太多,在中國沒有召開集會、發佈會、公佈都沒有。
  警官:就是說境內沒有召開。
  盧某:沒有。
  警官:那你在哪裡召開了?
  盧某:香港、臺灣、泰國,還有馬來西亞,基本上都有。
  警官:你們聚會的目的是什麼?
  盧某:聚會的目的,就是會議上個路演,上市公司上市之前的路演,還有這個股權的交易,還有一些新聞發佈會什麼的。
  負責偵破工作的警官範巍巍告訴記者,盧某的傳銷非常具有誘惑力,他首先將自己的公司偽裝成境外的大公司遮人耳目,其次,即使有群眾產生懷疑,也是無處可查。
  範巍巍:對大陸投資的一些投資的股民來說,它們肯定更有誘惑性,因為畢竟說它在境外,具有誘惑性,第二個對於一些投資者和一些職能部門來查它,也是比較難的查。
  據警方透露,盧某經常在國外組織骨幹分子和高層會員聚會和活動,給他們返利,發獎品,利用他們在國內宣傳發展會員,不斷向他們傳授傳銷的技巧。
  範巍巍:第一個他可以逃避國內職能部門的監管,第二個,對於屬地的投資者來說,可以免費出境旅游好像覺得也是一個待遇,更具有誘惑性、欺騙性,第三個在集會活動上當場兌現一些奢侈品,一些寶馬車、勞力士手錶,然後讓這些骨幹,或者這些高級會員回來以後在境內做宣傳,讓更多,誘騙更多的人上當。
  據警方介紹,盧某在境外組織的網絡非法傳銷活動手段不斷升級,具有很強的欺騙性和誘惑性,許多中國國內的中小投資者紛紛上當受騙。這家境外註冊的公司從2012年起在中國大陸發展傳銷活動,遍及全國多個省份,騙取的金額總計高達數億元。那麼這種“升級版”的傳銷到底是怎樣的?
  海外投資項目是陷阱 “會員平臺系統”吸金五億元
  警方透露,網絡非法傳銷在傳銷手段和形式上都有所升級,首先他們在境外註冊一家公司,放到網上,錶面上打著國際投資的旗號,然後以投資海外項目、購買原始股等明目吸引投資者。如果願意加入他的公司,就成為這家公司的一個會員。成為會員之後,就可以登陸公司的會員平臺,會員的等級分為七個級別,繳納一千、兩千、五千、十萬、五十萬、一百萬,成為不同等級的會員以後,就可以推薦其他的人來加入,上線的會員就可以在下線投資人的投資金額當中提取相當比例的獎金,會員拉的“人頭”越多,贏取的獎金就越高,會員等級也會升級。而對於在金字塔尖、向盧某這樣的高級經理來說,這樣網絡傳銷的成本極低,“空手套白狼”,短時期內就能夠獲利巨大。
  範巍巍:投資者進去以後,你推薦會員達到一定級別以後,少數人確實能獲得豐富的報酬,現金的報酬。
  在調查時,記者瞭解到,儘管盧某的傳銷方式升級變招,但是,傳銷的本質並沒有變。在這個金字塔型的架構中,受損失的永遠是大多數百姓。
  範巍巍:就是傳銷網絡的金字塔尖的一些人,獲利的比較多。目前最大的應該是天津的有一個受害人,他投資了一百多萬元,幾乎血本無歸了。比如廣州的那一批受害群眾,我們去見過的,全部是一些退休的,一些教師,或者單位的工人,都是一些老年人,他們的養老金放在家裡,想通過他們賺一點錢。
  據警方介紹,由於盧某長期從事傳銷非法經營,所以非常狡猾,他以其他人的名字開設了300多個銀行賬號,不停地變化,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躲避追逃。
  範巍巍:這些銀行賬戶,一部分是外國人的,一部分是中國姓名的,但是這些所有的賬戶當中沒有盧某管理層人員任何人的名字,他這樣就為了逃避打擊。這些人跟盧某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他根本談不上認識,所以你要從賬戶上來最終追捕到嫌疑人盧某,那是相當的不容易的,所以這也體現了盧某的狡猾之處。
  2013年,孝感市經偵大隊一舉查獲凍結了盧某40多個銀行賬戶,但這僅僅是涉案銀行賬號中的極小的一部分。
  範巍巍:實際上他在整個資金,這5個億的資金流轉當中,涉及到三百多個賬戶。這些賬戶的密碼的使用權,都在盧某的本人手上,這個資金他是要牢牢控制住的。
  那麼,盧某在網絡傳銷中到底會弄到多少錢呢?
  範巍巍:他通過網絡這個形式,通過傳銷這種形式從網上後臺數據裡面反映出來的金額達到是5.3億人民幣。他這個收款的5.3個億人民幣主要的用途去向,絕大部分用於返獎,高額返獎,他如果不返獎的話,他不會誘騙更多的人來加入他的傳銷組織。
  記者:除了高額返獎之外,這些資金去向還有哪些?
  範巍巍:還有是一些報酬,再就是,包括他們雇請的一些馬仔人員的工資,其他的應該都被金字塔頂,或者主要的犯罪嫌疑人盧某都被他所得了。
  調查時記者瞭解到,事實上,盧某的網絡傳銷在賺錢上與傳統的傳銷方式沒什麼兩樣。他用後進入傳銷組織人的錢,當成工資、佣金、報酬發給上線,讓這個圈子運作起來,而他自己,實際是這個金字塔式的傳銷集團的操縱者。而對於這一切,盧某卻有著自己的一套解釋,他辯解到,他的這種經營模式目的是幫助中小投資人進行財富投資。而對於開設上百個銀行賬戶的問題,他把這些和自己撇的一干二凈。
  經濟犯罪嫌疑人盧某:全部的轉到我這裡,他是先轉到國內的一些就是這些合伙人吧,他們的上面,然後再周轉的,他們就扣下了,然後剩餘的10%,才取到公司,公司這面就拿出這些錢來去選一些上市公司,選一些即將要上市的公司去投。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那這個資金不是打在你個人的賬戶。
  盧某:不是打在我個人的賬戶,是打到他們的賬戶上去。
  記者:這麼多的銀行卡的賬戶是怎麼開辦的呢?
  盧某:這個具體的我就不涉足了,都是下麵人做的。
  據警方透露,追捕盧某時,他們曾經專門去了馬來西亞與盧某見面,讓他打消顧慮,回國投案自首,但是盧某始終不聽勸。在警方與他談話之後,盧某突然消失了。
  範巍巍:他很直接地跟我們說,他怕坐牢。他在國外生活優越,很怕回國坐牢。
  儘管勸返沒有成功,辦案人員還是在這次與嫌犯的接觸中,獲得了一個重要信息。
  範巍巍:當時我們去吉隆坡之後,通過很多的途徑,包括跟他聊天過程中,包括從他的一些物品,讓我們無形的在他的交談當中,獲得了一個重要信息,他取得了瓦努阿圖的國籍。
  為了躲避追逃,盧某不停地變換著藏身之地,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英國、澳大利亞、印尼、菲律賓許多國家,為了躲避追捕,他的行蹤飄忽不定。今年7月,我國公安機關向國際刑警組織正式發出“紅色通緝令”,全面追捕在逃嫌疑人!“紅色通緝令”是國際刑警組織最著名的一種國際通報。要求無論哪個成員國接到“紅色通緝令”,都應立即佈置本國警力予以查證;如發現被通緝人員的下落,就迅速組織逮捕行動,將其緝拿歸案。
  紅色通緝令助力國際追逃嫌疑人在海關被當地警方抓獲
  就在警方與盧某談話,勸他回國自首後不久,執迷不悟的盧某突然消失了。那麼,再次逃跑的盧某究竟會藏在哪裡呢?就在我國警方向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紅色通緝令”之後,艱難的境外抓捕意外出現了轉機!今年 11月,孝感市經偵大隊接到了中國駐巴布亞新幾里亞大使館的通知,犯罪嫌疑人盧某在當地落網。
  範巍巍:就是盧某想到美國駐巴布亞新幾里亞大使館辦理去美國的簽證,從大使館出來之後,想離開巴布亞新幾里亞這個海關過程當中就被當地的警方查獲了。當時應該是非常激動的,感到非常意外,也非常激動。
  那麼,盧某為什麼會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出現呢?
  經濟犯罪嫌疑人盧某:那我的護照是瓦努阿圖的護照,我這是唯一的一本瓦努阿圖的護照,那它要簽證的話只能到這個國家去簽,在回來的過程中出現了這個事情,這個問題。當然了這個事情我覺得最好不要去談它。
  記者:為什麼?
  盧某:我覺得巴布亞新幾內亞這個海關移民廳它直接接到了中方通緝令然後去做這樣一個,然後遣返回來。我覺得挺丟人的。所以說覺得這個事情最好不談。
  在調查時,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瞭解到,事實上,當我國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出了對盧某的追逃時,包括中國警方在內的多個國家的警方,都編起了一個追逃大網。
  湖北省公安廳經濟犯罪偵查總隊副總隊長宋守東:盧某的成功抓獲,是我省公安機關利用國際警務合作機制追逃的一起成功案例,它打消了部分經濟犯罪嫌疑人逃避法律懲罰的僥幸心理,進一步推動了國際司法協作機制的完善。
  記者從湖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瞭解到,截止到發稿,目前全湖北省已成功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15名,其中勸返12名、抓獲3名。目前隨著我國公安機關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的“獵狐2014”專項行動的深入開展,已經從美國、加拿大、西班牙、阿根廷、韓國、泰國、香港、臺灣、南非、尼日利亞等57個國家和地區抓獲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329名。除了抓捕之外,勸返在逃境外犯罪嫌疑人主動投案自首,同樣也是專項行動的主要部分。
  “獵狐行動”遍及全球57個國家地區 抓捕勸返雙管齊下
  10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外交部聯合發佈了《關於敦促在逃境外經濟犯罪人員投案自首的通告》,通告指出,在逃境外經濟犯罪人員自通告發佈之日起至2014年12月1日前向公安機關、人民檢查院、人民法院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記者在調查中瞭解到,除了像盧某這樣抓捕歸案的犯罪嫌疑人外,湖北省在逃境外嫌犯大多數是在形勢逼迫和政策感召下勸返回國的。
  湖北省公安廳經濟犯罪偵查總隊副總隊長宋守東:在“獵狐2014”行動中,我們堅持立足國內、立足勸返的追逃工作方針,勸逃並舉,以勸為主,註重運用法律、政策、親情等進行教育和感化,已經成功勸返12名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占全部抓獲人數的80%,應該說,勸返是我省開展境外追逃的一大亮點。
  10月23日、11月14日,孝感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成功勸返潛逃美國的重大非法經營犯罪嫌疑人王某和貸款詐騙重大犯罪嫌疑人林某、李某3人回國投案自首。
  8月19日至9月11日,在襄陽棗陽市公安局經偵大隊的勸服下,3名逃往泰國的犯罪嫌疑人孟某、吳某、周某,迫於形勢的強大壓力,終於認識到投案自首是大勢所趨,是唯一齣路,先後回國投案自首。
  犯罪嫌疑人王某潛逃加拿大長達8年之久,赤壁市公安局經偵大隊用真情感化,做他的父親的思想工作,終於打動了嫌犯的父親,全力協助民警勸服王某,11月4日犯罪嫌疑人回國投案自首。
  11月20日,另一名涉嫌非法組織網絡傳銷的女犯罪嫌疑人騰某,被公安機關成功勸返回國,被押解至武漢。
  經濟犯罪嫌疑人騰某:就是走投無路那種感覺。有壓抑,心裡想回家,語言不通。比較困難,很困難在外面,由於語言不通,我的生活就很困難,我很想回家回國。
  滕某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的消息,警方第一時間通知了他的家人。
  滕某的丈夫徐先生:早都勸了,勸了好多次了,她都說不敢回來,獵狐行動,國家給了新的政策了,真是太好了,能夠回來。不然在國外的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據辦案民警介紹,12月1日,是獵狐2014專項行動投案自首的最後期限。警方目前正在敦促和勸服犯罪嫌疑人把握最後的寶貴機會,回國投案自首。王榮福是押解滕某回國的警員,他告訴記者,在回來的路上,滕某一直再說,在國外,她整日焦慮、惶恐不安。
  湖北省雲夢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副教導員王榮福:我們把相關獵狐行動的內容都用QQ的形式轉發給她,而且給她做了詳細的解讀。後來她終於下決心回來了,我們在賓館把她接到交接所辦案之後,我們就在賓館里等高鐵回家的時候,她說我這是兩年來睡的最踏實的一覺。
  湖北省孝感市公安局副局長徐同炳:中國也好,家鄉也好,親人也好,回家才是唯一的出路。一定要在這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外交部法律通告之前回中國投案自首,才是最正確的唯一齣路。
  半小時觀察:天羅地網棄暗投明
  從立案偵查到最後抓捕落網,網絡非法傳銷案的主犯盧某在多國竄逃達一年半的時間,最終還是落入法網。盧某的落網使我們看到國際警務合作機制發揮的巨大能量,隨著中國國力的進一步增強,中國將更加積極地開展國際警務合作追逃追贓,編織起一張更嚴密的天羅地網,使境外在逃的經濟犯罪嫌疑人無處藏身、無處遁形。在這裡我們也要勸戒目前仍然在境外逃竄的嫌犯,回國投案自首、供述罪行才是唯一的出路!
創作者介紹

頂樓防水

nj53njfls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